首頁 > 旅游 > 正文

站在花山望大海

百里杜鵑雪景 (寸 宇 攝)

書上說,父親的德行是兒子的遺產!父愛,猶如大山一樣剛強而堅韌,也如大海一般深沉而寬廣。我是這樣認為,也是如此踐行的。父愛無私,不求回報;父愛是一種默默無聞,寓于無形之中的感情,只有用心的人才能體會。

他在海濱“追波逐浪”,我在山里“一夜白頭”。

——沒有萌貝在身邊的日子,我心中一如嚴冬,常常下雪,總是突然凝凍。冬天來了,百里杜鵑花區少不了要大雪紛飛。我畏懼寒風卻偏愛下雪,猶如自己害怕喝酒卻喜歡喝醉的感覺。

冬日清晨,潔凈安寧的雪片,美得就像我喜歡的他——親愛的麟兒萌貝。入冬以來,花山下第一場雪,把天地變成一片銀色,把我對愛子的思念,涂抹出溫情脈脈的色彩。

書上說,父親的德行是兒子的遺產!父愛,猶如大山一樣剛強而堅韌,也如大海一般深沉而寬廣。我是這樣認為,也是如此踐行的,但不知道萌貝有沒有感覺到,哪怕一絲一縷?從身為人父的角度出發,父愛無私,不求回報;父愛是一種默默無聞,寓于無形之中的感情,只有用心的人才能體會。

小崽歡騰在海南,而我滯留在花山,對他的眷念,有如山對海的向往。這容易讓原本書生氣的我故作“文藝范”:喜歡危峰兀立、層巒疊翠、云霧繚繞的高山,也喜歡碧波蕩漾、無邊無垠、與天相接的大海。我要流放自己的心情和靈魂,把高山大海鑲嵌在字里行間。吾與子、山與海、文與我,同源起、同根生、同涅槃、同永恒。我的將來,必定是與絲竹茗香對酌,與詩酒詞花笙歌,與山川日月悱惻,與花山闊海流連……

逡巡于高山之巔,我感覺身體上的細胞成分,一定來自這里,要不為什么會對這里百般依戀?大山就像母親的懷抱,所有的情緒都幻化成豪情與浪漫,靜靜聳立成生命的淺吟低唱。我也到過海邊,感覺到生命的卑微,大約一朵小小的浪花,就是曾經擁有的一段芬芳、一個情結,可以永恒,也可以瞬間幻滅。站在花山望大海,我不僅渴求見到孩子天真的笑臉,還奢求碧海青天的澄凈與幽遠滌蕩自己污濁局促的魂靈。

上午出門公干,曠野中的雪,顯現出蒼涼和冰冷,卻掩飾不住我內心的熱浪翻滾——大海有大海的深藍,高山有高山的傲嬌——可是現在我只想問問“你在他鄉還好么?”雖然我也自詡為一個內心豐富的人,既不懼恨獨處,也不害怕人群,但心中再怎么綻放大千世界,也不可能立馬將萌貝的嬉鬧浮現在面前;即便可在人群中保持一份恬淡清寂,可仍舊放不下對兒子的一份牽掛。

今年的冬天很特別,到處都在下雪:從北方下到南方,從上海下到云南,還從這邊山下到了那邊海。今冬還有一些令人驚詫的是,冷得連鳥兒都忘記了歌聲、思想失去了溫度、眷念沒有了含蓄。走在隆冬的烏蒙大山深處,積雪在腳下沙沙作響,寂靜如太古,唯有風聲嗚嗚。荒原久無人來,這冷酷沉寂的雪海,曾經又是怎樣姹紫嫣紅的熱鬧呢?

白雪皚皚的大地上,一棵棵杜鵑樹冷寂得發抖。如果樹木有回憶,她一定會記得春的生機、夏的放肆、秋的燦爛。來年二三月,這里又是索瑪花開遍的高原,這里又是萬紫千紅的山川。而今,好似我的牽掛,只等一陣春風吹過,將樹的往事化成碎雪落滿枝頭。

我分明看見,杜鵑花樹梢的影子,撫動著雪的寒、人的影、光的暖。風起青萍,時光荏苒,每片被雪掩蓋的土地,每棵被冬凝固的杜鵑,都埋藏著一份憧憬,等待春的種子。就算風吹過,霜滿頭發如雪,但我一直記得,最冷的時節扛過去之后,我定然要去海南、去大海之濱看朝思暮想的小兒——這份溫暖內心的依戀,仿佛嚴冬的煎熬,待融雪化盡,便是久違的春天。

為人父母天下至善,為人子女天下大孝。老父親生病住院,周末下班之后,我與大侄兒林鵬驅車一百多公里趕往老家,哥哥姐姐已經在其身邊伺候,天寒地凍也擋不住我們去拜望老爺子的迫切。其實,雖然平常不怎么討論自己與父母的話題,太多的情義傾瀉在兒女身上,然而我們幾乎無時無刻總在愛著父母,因為這種愛像人活著一樣自然。我想萌貝將來也能繼承這份人子之孝吧。

慈父之愛子,非為報也。為了使兒子永遠是我的好朋友,我不會惹之嫌棄,更不會苛求與嚴管,反而會給他最大的自由。我堅信萌貝會是個好孩子,堅信我們的愛可以熏陶出其高尚的優良的個人品質。假如他要離開“巢穴”展翅高飛,我會為他準備和祝福。他要在世間走一遭,要去經歷這個世界的一切,這是我不能替代的。只有一點我希望兒子明白:我深深感謝他給了我另一種生活。

大山不說自己的高度,照樣挺拔巍峨;大海不說自己的寬度,同樣一望無際。智慧之子使父親快樂!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要求,如果他的盛開需要肥沃的土壤,那么我情愿腐朽在他的根下。

責任編輯:羅星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七乐彩开奖结果